在疲劳航班认定上有个依据

华航机师罢工第5天,劳资双方在疲劳航班认定上至今无共识。到底疲劳航班谁说了算?飞安会建议,将机师认定的疲劳航班,委托国际专业公司用疲劳生物数学系统检视及交叉比对。

华航劳资目前争议卡在航班人力派遣,在交通部协调下,二次谈判后,机师工会目前坚持7小时以上多航段的航班就要派遣3人,华航只同意7小时以上红眼航班可派遣3人。

飞安会执行长官文霖今天受访说,疲劳会因人而异,航空公司在机师飞航与休息上,都会遵守民航局订的航空器飞航作业管理规则,但机师还是喊累,主要是航班安排方式、天气、临时突发状况及机师自我管理,都会与疲劳有关。

官文霖说,现在国际上有7套依大数据设计出不同的疲劳生物数学模式分析系统,很多航空公司用在航班管理上,华航、台湾虎航用英国的系统,长荣、立荣用美国的系统。

不过,官文霖说,目前国籍航空公司在使用疲劳生物数学模式分析系统上,强度不如国外航空公司彻底,例如,新加坡航空、国泰航空、德航会蒐集机师飞行后提出的疲劳航班资料,再用系统模式重新检视比对,找出真正造成疲劳航班的原因。

官文霖说,生物疲劳系统是以一般人的生理时间为标准,晚上10时睡觉,上午6时起床,经由班表时间、时区改变、机师资深或资浅的搭配、不同机型的不同工作量等情形做分析,只要正常情况下,系统分析出的各种班表会显示严重、中度或轻度过劳,做为航空公司安排班表的参考。

不过,官文霖也说,即使系统排出的班表显示正常,也可能出现机师感到疲劳,因系统无法掌握包括因乱流转降的天气因素、机师飞行前的睡眠状况不佳、升训中副驾驶即使身体不适也不敢拒绝、公司临时调整班表后组员默契不足等,只有经过事后检视,才能找出真正疲劳航班的原因。

官文霖建议,由中华航空事业发展基金会出经费,蒐集机师提报的疲劳航班,由机师详细提供飞行前及飞行中资讯,委托国际专业公司,用各种不同的疲劳生物数学模式分析系统检视,再交叉比对,即使无法做到百分之百,但至少可排除中度以上的疲劳航班,在疲劳航班认定上有个依据,否则只会各据一词。